黄山市重点新闻门户 安徽省首批文明网站 主办: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黄山新闻网

心灵驿站

红壤地的秋天

来源: 时间:2017-08-10 09:58:42 黄山新闻网 作者:谢光明

  编辑配图

  我们家的田地都还算肥沃,只要勤快,基本种啥有啥。唯独一块红壤的陡坡地,泥土的营养被雨水冲刷流走,变得贫瘠,在我结婚前,这块地一直荒在那里,任由它生长茅草和灌木。结婚后,家境拮据,妻说:“要把这块地利用起来,可以种些耐贫瘦的庄稼,比如芦蔗杆。”我们家习惯将将高粱称为芦蔗杆,可能是以此来区别甘蔗吧。

  此后,听从妻的指挥与领导,我们扛着锄头去红壤地开荒。锄茅草根、捡小石头、整理畦垄、挑土施肥。妻又讨来两把高粱种,将它埋入土里。皖南农村物产丰富,极少有成片的高粱,大多农家零零散散的种些在菜园地里,为的是给家中的孩童增添零食和乐趣罢了。春季出苗后,我和妻将高粱移栽,天晴少雨我们就提塑料桶,一勺一勺往高粱苗的根部哺喂水分。一月有余,密密麻麻数百棵翠绿的高粱铺满了红色的陡坡,也勾起我儿时的回忆。

   编辑配图

   记得小时候,奶奶总要在菜园里栽两排高粱,同样是特供给我长在地里的零食。她时常牵着我,去菜园地里耘草摘瓜,我看见那青翠的高粱,尽管才刚刚孕穗,甚至还没有孕穗,就流了哈喇子吵着要吃。奶奶无奈,拿起草刀,侧身,佝偻、一手扶高粱,一手朝青嫩的高粱根部砍去。她扶着腰直起身子,削去长长的叶,在篱笆上对着高粱节,转动、轻剁、轻敲,一捆剁好的高粱塞到我怀里。我坐在梨树下一片一片的撕咬高粱皮,奶奶在秋阳下一锄一锄的耘红薯地里的杂草。遇上生产队放露天电影,奶奶会多砍些高粱留给我,等晚上看电影用来驱赶我的睡意。电影放映前,腰里挂着一排排的高粱,感觉像黑白战争片里的军人,腰里挂着的是一排手雷。经常是电影的高潮还没到来,我腰里的糖衣炮弹已经告罄。

   编辑配图

  夏季,高粱抽穗,像躲藏在妈妈怀里的调皮小孩,露出它黄白色的花,在夏风里羞答答的绽放。等花穗全部张开,它又换了绿衣,此时,整个高粱,从花穗到叶片,通体碧翠。秋天,仿佛哪片晚霞飘累了,栖息在高粱杆上,高粱穗花酡红如酒。红土坡上犹举办了蟠桃宴会,满山坡如云高粱亭亭玉立,在秋风中轻摇醉意的身姿。蝴蝶和蜻蜓像是芦蔗的头饰,点缀它们的俏丽,预示着丰收的喜悦。收割的季节到了,岳父和我们的两个孩子也来到陡坡的高粱地,姐弟俩迫不及待的钻入高粱丛里,又扳又拔,大有鲁达倒拔杨柳的架势,可总也扯不断高粱皮,虎口还被它割出了血。我拿出草刀,砍了几根给他们,自己也拿起一截来剥,果然食之如浆,甘之如饴。姐弟俩坐在红石头上,用牙齿一条一条撕开高粱青翠的外皮,露出凝脂的芯肉,芯肉中尚现一捻红的艳色。女儿问:“这里的芦蔗杆很细,怎么却比菜园地里的芦蔗杆更甜呢?”岳父说:“是因为陡坡上的芦蔗水分少,糖分多”。岳父是制作农村糖果的高手,他帮我们家将陡坡的高粱收回家,高粱籽用做牲畜饲料,高粱杆用来熬制糖稀,制作成冻米糖,又是种不一样的甜。     一块贫瘠的陡坡也能长出甘甜的高粱,给家庭带来如许甘饴。生活何尝不是如此?只要用心培植,贫瘠的土地也有收获的秋天,苦日子里也能收获如饴的甘甜。 如今,陡坡地上扦插着几十棵碗口大小的塔型杉树,盎然向上,郁郁葱葱,又是一笔家庭绿色存款。

 编辑配图  

 

责任编辑:姚敏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榜